您的位置: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 谁才是盗梦者?

谁才是盗梦者?

2019-10-05 00:56

 走出电影院时,我跟sun说,一切的祸根就是他们太贪心了。他们怎么能那么贪心呢? 爱一个人,跟她携手一生,生养两个孩子,人生那么长不够,现实里那么多乐趣不够,他们还要进入梦境里去造另一个天长地久的、收藏一路走来点滴的、只属于两个人的空间。人类对爱情的贪心莫过于此。
   
   先来理一下思路,两个拥有造梦能力又很相爱的人,共同造了一个长久的梦,一个人在梦里待了很长的时间后厌倦了,想唤醒另一个。他在她的潜意识里植入了一个念头,这一切不是真实的,所以她想回到现实中去。他们回到现实中,她开始怀疑现实是不是仍在上个梦中,所以她选择了自杀想要唤醒自己。她希望杀死他和他一起回“真正的”现实中,结果是她死了,留下的局让他在现实中四处逃亡, 苟且求生。 最后他回到了孩子身边,但是陀螺还在旋转。证明这一切不一定是现实。 也许他只是在第六层梦境里。所谓的现实可能只是他的南柯一梦而已。
   他们两个到底哪个真正醒来,回到了现实中呢? 不管怎样,两个人的初衷——白头偕老的梦,已经破灭了。

有人曾经这样问过我: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对一切看起来无所畏惧?
不。我回答:是对一切存着敬畏之心,这样才不会完全被屈服于任何事物。

昨天下午去看了盗梦空间。在此说点儿观后感什么的。严重剧透。请谨慎阅读。

   当然这个电影有人会把它当成枪战片、悬疑片、惊悚片来看,对我来说,还是一部感情片。 因为视野的狭隘,因为我的感受力就只在这些方面最强大,所以我最能看得进的不是从地平线上翻卷起来颠倒过去的高楼大厦,不是失重状态下飞檐走壁轻灵漂浮的帅哥笔挺瘦削的身体,一层一层搭建得繁复壮阔的梦中奇景,我看到的是两个人贪心地一起到上帝那里去偷东西,偷那个更长更美的迷梦,在梦里长久地对视,抚摸,拥抱,担心时间太短一切来不及,担心另一个人走掉永远不回来,而他那么快就厌倦,挣扎着USP醒来,他把那个“这一切不是真实”的想法植入她的潜意识,为了唤醒她,而唤醒她的结果,是最后失去她。
  这个是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无论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两个人能在一起,这不是最好的事吗? 而他最后说,他理解不了她复杂而迷离的情感。 难道他不是爱她,想她到不能呼吸吗? 他最后抱着梦里将要死去的她,眼镜里面百转千回的东西是假的吗?
  那么他最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能明白。 这是我纠结的重点。
  也许他还有更多的贪念。 导演只说为了孩子,我觉得这解释是不够的。
  莱奥纳多演的每一部戏我最同情的都是作为主角的他,而在这部戏里,却让我同情不起来,而那个神经失常终于崩溃选择自杀的妻子,她的迷失、疯狂、愤怒、眼泪、绝望、贪恋,震撼了我。
    
  
   庄周梦蝶
   
   这个电影的可怕之处,是可能唤起了一个念头,可以说他成功地植入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可能会改变有些人的想法,甚至更多。那就是,“也许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譬如说如果到我在“现实世界”里死掉的那一天,我才发现经历的这几十年不过是十七岁的我因进不了家门躺在我家门口楼梯上睡着时梦到的一切,那么经历了那么多的我回到十七岁的身体里面,我能承受这一切吗?或者我会作何想。
   而这十几年来我常常在梦中看到的那一些片段和场景,梦里那些沉闷心痛的瞬间,说不定那才是真的?而现在的这一切不过是自己想象出来安慰自己的方法。
   可悲的是,我困在自己的身体里,没有参照,永远不会有人能给我确实的答案。

每个人应该都有过这样的时刻:突然,在某一个瞬间,从梦里醒来,看着周遭的一切,竟是恍惚:究竟哪一个世界才是真实的。
或是独自一人,甚或是在人群里,有突然忘我之感,融进去了,完全没有了自己,在回到眼前的同时,愣愣的:究竟为什么会有“我”?这个“本我”的内核,是刚才情绪完全投进去的那一部分吗?

片子的线路很流畅。每一层梦境也很清晰。质量都很高。只是我不是很明白一件事。造梦师事先把梦造好。然后在梦里根据记忆建立一个梦境。但是梦本身应该是潜意识妄图进入意志的一个过程。造梦师如何在梦里保持着强大的意识的呢?

有过太多这样的时刻,多到经常询问自己:这一个“我”来自何处,归向何方。梦里的世界是真实的,还是有一日离开这个世界,在最后的一瞬间在另外一个世界醒来:这兀长的一个梦总算有一个尽头了……然而,什么是结束呢,如果在另外的一个时空醒过来,也许是另一个漫长的开始,此前遭遇的一切是时间苍粟里的一分一秒一小时一天一个世纪……要蔓延下去的还有多少目前未能了解的啊。

下面是正题了。

《盗梦空间》,看过两次,准备看第三次。
只有西方人才能有这样的想象空间拍出这样题材的电影。我喜欢这种讲述故事的方式,它有趣的地方在于视觉上深深的扎根于我们以前见过的人或事。这是一个能触摸到的世界,任何人都能够理解它,并跳进去,并不需要在情感上给予信仰的跳跃。
在《盗梦空间》里,主要有六个空间,多层嵌套的叙事方式组成的世界分别是:现实世界、第一层梦境(城市)、第二层梦境(酒店)、第三层梦境(雪域)、第四层梦境(高楼)以及潜意识边缘(limbo)。梦境在这里有无限延伸的空间。每深入一层梦境,可呆的时间会变得更加漫长。例如现实世界里的几秒钟,到第一层的梦境是几十分钟,往下走是几个小时、几天,几十年……
每一层梦境无一例外的是,会有规律地减少人物和景象。这说明每深入一层梦境,感知都产生递减变化。迷失域,也就是潜意识边缘是最后的一层,代表的是一个人自我意识到最边缘,潜意识的停滞,如果去到这一层的人要回到现实,只有唯一一个办法:自杀死去才能回去。
之前的那几层,如果要回到现实,必须先回到上一层,这也就意味着,每一层必须有一个造梦人留在那里唤醒,并且是同步在之前的几层梦境里同步唤醒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先来说说梅尔自杀这件事。既然她相信他们是活在梦境中,唯有自杀才能脱离梦境回到现实。那么她只需要自己跳下去。回到现实然后在现实中把多姆弄醒就可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没有必要跟他费许多口舌拉他一起死。未遂。就留下信件给律师。陷害多姆以达到一起死的目的。。这本身不是画蛇添足么? 关于这个解释。也许是导演为了给多姆的逃亡加上确凿的理由。。但是看片儿时坚持剧情无BUG的原则。我有另外的想法。。试想一下。如果怀疑自己是在梦境中的人不是梅尔而是多姆自己会怎样。梅尔是多姆梦境中的一个潜意识人。他怀疑自己仍然活在梦境中。只有死才能回到现实。同时他又害怕自己已经在现实中了。自杀就意味着真正的死亡。所以。他的潜意识人梅尔替他完成了死亡的验证。梅尔真正的死掉了。并不是说他已经活在现实中了。而是因为潜意识人无法回到上一层梦境。因为梅尔并不是人。是多姆的一个意识。。

电影吸引我的地方是自我探讨的那种方式。
一、图腾的象征意义。
梦之队在电影里鉴别现实与梦境的区别是陀螺图腾。一直在旋转,那是在梦里。倒下去,那是在现实世界里。这也是为什么不管在哪一层的梦境里,不管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总能清醒地提醒自己这是在梦境里的原因。电影的最后一幕是陀螺一直在桌面上旋转……这个镜头涵盖了此前的一切,诺兰在这里处理的结局真是让人惊叹!开放性的结局意味着什么?究竟这个陀螺是否能倒下?柯布最后与自己小孩的见面是梦境还是现实?一切不得而知。再往深里想,柯布自身是否也处于一个更庞大的意念植入的实验之中?“回家去看孩子”,未尝不是一个自我意念的植入,就像柯布在“富二代”脑海里最终成功的植入:我并不想你成为像我一样的人。
陀螺一直在桌面上旋转着……就像我们自身的信仰,自身设定的标准。
我们相信它,以它明辨,以它生存,以它为信念,为动力,为支撑。
它会倒下去吗?它会一直旋转吗?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吗?来自内心的感受就一直代表着深藏的潜意识的释放的真实的知觉吗?
也许这些都不重要。一切皆有可能。每个人的信仰最终会走向不同的层面。有些人浮上来,有些人沉下去。有些人走向了另外一条不同的道路,有些人自始至终要回到现实的世界。

    我给了多姆这样一个假设。他是一个穷困潦倒的人。对于他来说的真实世界是悲惨的。于是他给自己编织了一个梦境。梦中他有妻子梅尔。有两个漂亮的孩子。有很多的钱。有工作。他是一个了不起的造梦师。片子中有一段他去寻找药剂师的时候。药剂师的一间屋子里躺着很多做梦的人。看守的人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醒来。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梦境才是现实。而这些人无一例外衣衫褴褛。所以。这一点就是对多姆的一个映射。

二、潜意识究竟有多重要。
在《盗梦空间》,第六层,也就是潜意识边沿里,柯布的妻子问柯布:你如何确定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你怎么能确知这一切,万一你是错的呢?!
柯布回答:因为罪恶感。
罪恶感的始端是从前他们为了要天长地久在一起,两人不断的造梦,最终迷失在潜意识边沿。他的妻子已经沉迷进去。她想这样过一生一世,只有两个人。他不是不想,唯一清醒的是要看两个孩子。他们没法试图说服自己,她选择了遗忘,把它锁在保险柜,这样就可以一心一意心无旁骛的厮守天长地久。他不行。他解开密码,旋转陀螺,植入一个想法在妻子大脑里,使她开始怀疑自己所处的梦境是否真实。最终他说服她一起卧轨自杀,回到现实世界。然,潜意识就像细胞一样在大脑里扩散,她再也弄不掉那种怀疑的念头,直到最后自杀。
柯布的罪恶感源自此。如果不是当初他植入的这个念头,也许他的妻子不会自杀,不会死。即使出发点是想拯救她回到现实的世界,无可否认,和植入的这个潜意识有关系。
罪恶感时常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他释怀不了,放不下,这就是他能在任何梦境层面里都不会迷失的原因。这也是他最后能鼓起勇气推开妻子,承认:你不过是她的一个影子,你不是她!
再真实,再痛苦,再回到过去,回不去。罪恶感的潜意识会提醒他:一切都是梦境,真实的情境是,他的妻子已经自杀了。他为此付出的亡命天涯的代价让他不能回家见自己的小孩。他愿意做任何的事,甚至再次冒险替对手植入一个想法到富二代大脑里,要交换的也仅仅是:回到现实里,要回家见自己的孩子,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探讨。
我们每一个人在生活里,深受潜意识引导,却不自知。
为什么需要这样多的东西,是因为潜意识里总是觉得不够,不够好,不够完美,不够满足,不足够怎么都不够……
为什么要有这样那样的行为,是因为潜意识的触发。潜意识默默的引导着不同的方向和方式。
潜意识就像一颗种子,在每个人的身上萌芽,生长,默默的引导每个人的方向。
就像潜意识不断的提醒告诉自己这些是美好的,这个人是可信的,最终会通过潜意识的影响慢慢走到一个正面情绪。但是,如果潜意识走的是相反方向呢?
所以,也许我们不能完全依赖并解释为潜意识主导一切,但,至少,我们要给自己正面的力量不断的提醒引导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面。
谁知道那一面隐藏的力量是什么呀。要释放好的能量,就只能潜意识的暗示和提醒自己。
自然,与潜意识有关的梦境的警示:越走到下一层梦境,能下去的人越少,这其实也意味着,潜意识是人的内心的本核,能真正走到内心的人不多,到最后的那一部分只能是自己独自面对。一定要独自面对,并且解决。

因为在梦境中他是一个造梦师。于是他进入了很深层的梦中。跟他的妻子一起制造了潜意识边缘。为什么费舍和齐藤死在梦中的时候都进入的是同一个潜意识边缘?因为他们作为多姆梦境中的人进入的是多姆的潜意识边缘。。。 当他和她的潜意识人妻子厌倦了在深层梦境中的生活的时候。他们决定回到现实。然而这个现实。并非真正的现实。于是多姆至少是他的潜意识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回到了现实。是否周围的一切都是真实可信的。于是这个时候梅尔作为他外化的潜意识替他做出了决定。她死了。。。既然那些深层的梦中的梅尔都作为多姆的潜意识出现来搅局。那么为什么自杀的梅尔不可以是多姆的潜意识?

三、总有路可走。
片中的筑梦师是天才女生诺兰。是她告诉观众一切皆有可能。没有路,可以造路,梯子可以无限延伸去到远方,这就成了未知的路。没有城市可以建造城市……所有一切有无限空间想象,无限延伸……只要你走下去,总有办法。但,与此同时,在诺兰建造的梦境世界里,还是有一定的框架,有自己创造的规则,什么时候,什么方式可以醒来,什么样的状态下才可以回到现实的世界……
这点很重要,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不管何时何地何人,总有一定的框架。就像我们要得到任何的东西,总要先丢掉一些东西,或是付出一些代价来交换。
唯有交换、经历,感受,才能得到。

当多姆意识到他的美好生活随着梅尔的死而崩塌的时候。他无法接受梅尔的消失。梅尔为什么留下信件给律师?本身就说明作为梅尔的一种绝望。我猜想她知道一切。但是却不能进入多姆的意识。她这么做其实只是外化了潜意识进入意识的时候产生的摩擦。

最后,影片的最后一个场景。齐藤作为一个“观光客”的角色,在孤独的潜意识边缘度过了五十年。他遗忘了很多的东西,潜意识里却在期待某人的出现,饱含着孤独的情感。他失去了很多,唯一记得的只是这件事。幸亏还有这件事,刚好验证了这个道理:
要植入一个想法到别人的大脑里,要得到或完成一些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啊,即使只是刚好路过。

多姆给自己设计了一条通向自我救赎的路。无论是齐藤。还是阿瑟。抑或艾里阿德妮。整部电影的中心似乎并不是齐藤对费舍的想法植入。而是多姆对自己植入想法的遗忘和排解。故事的最后甚至没有写他们是否成功。齐藤是否垄断了能源。恰恰说明多姆并没有在关心这件事。他只知道当他在飞机上睁开眼。他已经成功的离开了梅尔。成功的排除了梅尔这个被自己植入的潜意识人。。他曾经跟年轻的艾里阿德妮说过。植入的想法就像病毒。他们总是那么根深蒂固。不好清除。我想他说的并不是植入梅尔的脑子里的关于梦境和现实的想法。而是自己脑中关于梅尔无法抹去的罪恶感。。

这样看来。最后的画面陀螺是否停下来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之前看了一个人写的影评。我觉得说的挺有道理。他认为陀螺停下来与否并不能说明是不是在现实世界。它停下来的也有可能是创造陀螺的那一层梦境。。如果说陀螺停下来的那一层是多姆的第一层梦境。那么最后的画面如果陀螺停下来。说明他的确从飞机上醒了过来。如果陀螺没有停下来。也许预示着他意识到自己仍然生活在一个梦境里。。

据此。我认为。盗梦者并不是多姆和他的团队。而是我们这些看片儿的人。我们进入了多姆的梦境。盗取了他的想法。片尾字幕放到几近结束的时候响起了他们在深层梦境中倒计时回到上一层时用的歌声。正是告诉我们是时候回到现实生活中了。。。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澳门皇冠金沙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谁才是盗梦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