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 世俗沙漠中的绿洲

世俗沙漠中的绿洲

2019-10-04 16:09

将军与公主 ——评电影《绿洲》
    洪钟斗帮韩公主砍去屋前的树杈,警车刺耳的鸣笛声在了月色中渐行渐远。曾近一起吃炸酱面,一起跳舞,一起错过最后一班地铁,在歌厅唱响一支歌的日子,不过是黄粱一梦。
    他是三次入狱三次出狱的小混混,家人都不喜欢他。但他的家人也全靠了他,如果不是当初游手好闲的他顶替了修车的哥哥醉酒撞人的罪状,这个家估计早就垮了。
她是得了重度脑瘫的残疾人,家人也都不待见她。但她的哥哥嫂嫂也因为她从破旧的居民房搬去了新建的残疾人公寓。
他称她“公主”,她叫他“将军”。
故事里的将军与公主都是美貌与才华于一身,这看起来是很不实际的故事。影片沉浸在一种灰色的压抑中。深灰色的砖墙,浅灰色的水泥路,蓝灰色的棉衣,灰旧的棉被,摩托车开过扬起的黄灰色的灰尘,都让人感觉这连灰姑娘的故事都算不上。
但李沧东导演通过镜头对于叙事结构的控制,让人感觉这是一个人生——
整部电影几乎全部运用了手持摄影,通过晃动感来表现故事的真实性。长镜头仿佛一个客观的记录者和观察者,记录着弱势群体与主流社会之间的紧张关系。影片用了多个俯角镜头。开篇就是一个,在冬季人海茫茫的街道上,穿着短袖的钟斗哆哆嗦嗦地问一个大叔借了一支烟,反映了他在社会中的底层地位。钟斗将公主放在轮椅上带着她出门,镜头俯拍公主的脸,她的眼角布满了幸福与感动。在黑夜里两人互通电话的场景也用了俯角镜头,颇有宿命的味道。两个人的情愫只能通过电话在黑夜里心心相惜。当这场感情真正展现在人们面前,他们在房间中做爱时,却被认为坏小子在对手无寸铁的姑娘猥亵。
心里蒙太奇是影片的神来之笔,全片共出现韩公主三处心里蒙太奇。打电话时叫炸酱面时,她渴望像普通情侣一般和钟斗抢电话线;在地铁站时,她渴望大声把那支歌唱给他听,在和阿拉伯的妇女小孩大象跳舞时,她渴望从轮椅上站起来。就像她困难地对着镜子抹口红,耗尽全身之力去拿下钟斗放的名片一样,她对爱情充满渴望。
但是童话里的将军与公主都未必能在一起,何况是人生?
你只不过是黄粱的空欢喜一场。

喜欢绿洲这样一部写实的影片
镜头真是非常的生动
化作蝴蝶的反射光,化作白鸽的镜光
恭洙的名字直译是公主的意思
恭洙说喜欢白色的意思大概就是镜子反射的光
又表现残疾人向往正常人的工作
向往天空 向往爱情 不物质不挑食
都是让人留下来给我们思考的
看着他们到一间饭馆吃饭
却被店主无故歧视
为了约会 偷了钱还偷开了车库里客户的车出去
回来后还被哥哥拿棍抽
那是韩国的一种体罚
4次幻想变正常
1次在车上 1次在车库吃炸酱面 1次在地跌 1次在跳舞
看这部片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在滴血
我多么想恭洙能在宴会里跟忠都一家人交谈
我多么想最后大家能站在一起影全家照
我多么想恭洙能在卡拉OK里唱歌
看着忠都他们唱完卡拉OK赶地跌那一幕
从楼梯掉下的那张轮椅 我恨不得自己马上现身在场帮助他们
它是一部坏电影
更是导演李沧东在威尼斯电影节第一个获得最佳导演的韩国人
就是凭此片获得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而不是冲着这样的头衔去观看这一部电影的
而是偶尔的机会下看到这部电影的
这种似无似有的爱情
相信它们的存在
但是又害怕它们不会出现
我想,这世界都是因为彼此所以才存在着另外一个彼此
当我看到忠都去坐牢就这样收尾时
我还是蛮觉得遗憾的
因为我希望他们有个美好的结局
例如希望恭洙会一字一语的要求到警察局“吐”出来
或者又希望那班傻警察会有发现
或者忠都的兄弟能证明恭洙曾经出现在他们的聚餐上
但是回头又想想
忠都的兄弟本来就很不喜欢他
这点忠都的家人搬家了
还有弟弟在送忠都回家的车上已经坦露了这一点了
或者警察们根本就没那么高明 不会调查出线索
一切一切 ...
我还希望能继续看下去呢
也许导演就是想让更多空白留给咱们...呼呼

洪忠都,一个刚出狱的混混,成天无所事事,疯疯癫癫,连家人都不愿收留他。韩公主,一个重度脑麻痹的可怜女人,总是开着广播,被哥哥嫂子一个人丢在家由不负责任的邻居照看。在别人看来,他是疯子,是无耻的恶魔,她是残疾,是丑陋的女人。两个处于社会边缘的人在到了一起,萌生了一段看似畸形的爱情。在旁人看来,这是扭曲、匪夷所思的,但在两人的世界里,他是她的将军,她是他的公主,他们的爱情就好像一片沙漠中绿洲,维持着爱情本身的纯净而又美好。
导演李沧东意在用这种特殊的身份设定来表达他心目中真正的纯粹的爱情。将军和公主的故事,在这个现实的社会背景里更烘托出一种别样的残酷的浪漫。
影片开头,伴着收音机里的广播,故事从一副挂在墙上的画像娓娓道来,而画上是一片美丽的绿洲,却终日被树杈的阴影所笼罩。
男主角率先出场,忠都的第一个镜头就是透着巴士的玻璃窗庸碌地看着外面的世界,镜子这一面是一个刚放出来,有案底没有工作的人,镜子的另一面是一个光怪陆离对他并不友好的世界。一开始,其“边缘人”形象就首先被塑造成“异端”:一个刚出狱在大冬天穿着短袖的猥琐的男人,一个按传统习俗拿块豆腐就啃了起来还对馈赠的牛奶品牌斤斤计较的怪人,一个被家人遗忘鄙夷毫无价值的另类人(出狱时穿着进去时的短袖,家里搬迁了也没有通知他,买了衣服给母亲母亲却无动于衷等场景都说明了这点)。而正是这样一个人,却在出狱后,带着水果去探望车祸身亡的清洁工的家属。
就这样,他第一次遇见了公主。公主一个人住在旧房子里,蜷缩在地板上,总是用镜子反射阳光照耀屋子里每一个破败的角落,在这样的游戏里,她看见了仿佛在童话中的白鸽,蝴蝶,这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乐趣。直到忠都进入了她的这场游戏,这一切都改变了。
忠都在公主的身上,看到了与她互补的另一类边缘人:一个青春期的女孩,内心有着爱情和性的正常冲动,却因外表丑陋和病态而被社会遗弃。在这样的环境下,忠都对她产生了爱慕之情,压抑与牢狱中太久的他试图对她进行强奸,直接以行动表达爱意,这对封闭空间里生活的她来说太突然,但这也激起了她久违的欣喜。负责照顾她的女邻居当着她的面和男人做爱的情景,更是促使孤独的她拨通了忠都留给她的电话,忠都二话没说就赶到了她家,却紧张地像个孩子,希望公主可以原谅他。在这次交流中,他们的爱情真正开始了,他叫她公主殿下,她叫他将军,他们俩被社会遗忘的心渐渐靠在了一起,他们两之间构建出的爱的绿洲,是他们的唯一去处。
他们也像一般人一样逛街,吃饭,唱歌,表达爱意。他带她去天台看蓝天,给她洗衣服,开着客户的车,堵车时,抱着她下车在路上翩翩其舞,路灯变成了漫天繁星,车流充当起了舞伴,有时浪漫可怕的简单,不需要预定的玫瑰,不需要闪亮的钻石,更不需要虚无缥缈的甜蜜耳语,有时纯真即浪漫。
在影片中,公主有三次从轮椅上坐起来,成了正常的女孩。第一次是在车上,公主看见对面坐着的情侣,女人在用塑料瓶敲打着男人的头,在她看来,这是正常人爱情中的调皮与美好,她是羡慕的,她幻想自己是健康的,站起来敲打着忠都的头,以她所认为的正常人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意。第二次是在地铁站里,公主站起来给忠都唱歌:“如果我是诗人,我要为你歌唱……”。这是反复在影片中响起的旋律,这仿佛是公主在诉说:“如果我是健康的,我们俩在一起会有多幸福”。第三次是在公主的家里,公主和忠都跳舞,拥抱,亲吻,绿洲那副画上的女人、小孩、大象走了出来,为他们喝彩,伴舞,这是他们心中共同的绿洲。这是他们梦中的场景,这是他们在两人的绿洲里的故事。
但是这所有一切美好的景象都仅仅只是幻想,现实中这样的一种怪异的形象是不被社会所认可的。餐馆老板拒绝为他们服务,忠都把公主带到母亲的生日聚会上,引起了众人的不满,最后不欢而散。而他们的结合也被视为非正常的,当他们被发现的时候,便被以强奸的名义进行审判。因为在旁人的眼里,这样的两个人之间,怎么可能会有爱情呢?这些世俗的眼光好像沙漠一般一点点吞噬着他们的爱情绿洲。
可那些所谓的正常人呢?这些道貌岸然者究竟是怎样的呢?忠都的哥哥驾车撞死人后逃逸,忠都去代他坐牢,在他出狱后却否定,谩骂,甚至毒打他,把他当作一个累赘。公主的哥嫂则以她的名义申请残疾人专用住房,自己搬去住,扔下生活不能自理的妹妹独自生活。被公主哥嫂雇佣来照看公主的女邻居经常不给公主做饭,还当着公主的面偷情。那个要给忠都祷告的牧师总是嘴里念念有词却感觉毫无虔诚。在忠都以强奸罪被送进警察局后,公主的哥哥还妄图借此机会敲上一笔钱私了。忠都的哥哥当然不肯支付这笔钱,反正弟弟已经坐过一次牢了,再做一次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自己坐牢,凭什么要给弟弟破财呢?
但正是这些道貌岸然者组成了整个社会结构,这样的社会所谓的正常价值观本身就是荒谬的,在这样的社会里,凡是一般看似有悖于社会伦理的现象社会都会给予严重的惩罚。在他们的眼里忠都是大逆不道,禽兽不如的惯犯,恭洙是被家人为讨回利益和公道使用的工具,两人被现实世界的偏见、虚假和“正常思维”活生生地拆散。
在警察局里,警察不怀好意地嘲笑将军“你对这样的女人会有性冲动么”,可他怎么能看到将军眼中公主独一无的美呢?公主焦虑之下说不出话只好以身撞墙,却被认为是对这桩“暴行”无言的愤怒。没错,她是愤怒,但对象不是被强加了罪行的男人,而是那些所谓的亲人和社会大众。
此案草草了结后恭洙被重新送回了孤独黑暗的小屋,而忠都趁警察不备逃了出去,不是为了脱罪,因为他已经放弃了这个社会,他只是为了打开恭洙心中带有阴影的一片绿洲,他要为自己的公主完成一个心愿。半夜,他嚎叫着拿着把破锯爬上了恭洙家窗外的枯树上,呼喊着他的公主陛下,用尽力气把魔鬼手指般的树杈砍落一地,而恭洙只能尽量地把收音机推向窗户,回应将军对她的爱和奋力搏杀。大家都觉得他们疯了,而实际上,这是绿洲向沙漠的宣战。
这样的设置不仅使这场爱情更加唯美,也是男女主人公这两个边缘人彻底完成了心灵上的交流。女主人公用收音机的声音告诉男主人公,我知道了。这其实是男女主人公之间的谈情说爱。而这种只有两个人才明白的甜言蜜语被正常的社会人当做了疯癫,造成了影片的悲剧色彩。
可是导演也没有一味地渲染这种压抑的氛围,虽然忠都和公主都是被社会遗弃的边缘人,但面对苦涩、批判、与压抑,他们却并没有轻易地自暴自弃,向世俗妥协,他们总是积极地生活着:忠都在高速公路上追逐拍电影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抱着公主高歌起舞。有时他们也会进行斗争、反抗,这些斗争主要体现在三个地方。第一次是忠都把公主带去了母亲的生日宴会,这等于是向家人宣告了自己和公主的关系;第二次是他俩去吃饭被店主拒绝了以后,忠都在饭店里反复挑衅、示威;而第三次也就是影片的高潮,忠都逃出警察局为公主锯树。由此可以看到,影片很大程度上也体现了洪忠都对这个社会的愚弄,这也是导演有意把故事带离苦涩和压抑的直接表现。而公主,她享受到了来自于洪忠都真挚的感情,无论现实还是虚幻中,都应算是幸运甜蜜的。
因此在影片的最后,色调突然明朗了起来,公主的屋子落满了阳光,看上去温暖而又明亮,公主一个人静静地仔细地擦拭着地板,将军从狱中来了信,他温柔地向公主诉说着自己的生活,朴实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意。房间里,光影有一次幻化成发着光亮的萤火虫在空中飞舞,这象征着他们爱情的希望,也应了影片的片名“绿洲”。
影片以《绿洲》作为片名,首先因为公主房间的那幅名为《绿洲》的画。那幅画所描绘的场景,正如公主和忠都心中所希冀的绿洲,而张牙舞爪的树影和无际的沙漠象征着世俗的眼光。公主和忠都就好像那些走在无边沙漠中孤独的旅人,在茫茫沙海中苦苦寻觅着芳草丰美的绿洲来让疲惫的身心得到安慰和滋润,而社会却无情地将他们一点点吞噬。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到底谁才是正常人,谁才是不正常的?这是导演李沧东对社会发出的质疑。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澳门皇冠金沙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世俗沙漠中的绿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