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 # 思悼

# 思悼

2019-10-01 00:41

影片以世子被封进米柜的八日为主线,采用插叙的手法,回顾了父子关系由亲密到隔阂的过程。其父王因第一个儿子死亡,又在中年得子,于是将还是肉球的立为世子,一出生便辅以帝王教育。其后因其玩性,恨铁不成钢,逐渐被孤立。其父后来恋上一名婢女,因其无理被大王大妃训斥,被王救下。同时因王本身并不是王的继承人,从一开始就饱受一些百姓的闲言闲语,因大王大妃称婢女肚子里的孩子为贱种,一气之下辞去王位。父子矛盾达到高潮。大王大妃的死换回王复位,王又怪罪世子的傲气害死了大王大妃。世子不上朝,整日流连在大王大妃的墓穴。后王立婢女为中殿,世子为其母亲不甘,一直不去拜见。后还为其母亲举行六十大寿,其实已经过去了六年,并且行以中殿之礼,行四拜。凡此种种,世子提刀前往,想要弑王,却又在窗外听到自己的儿子世孙与王的对话,痛哭不已,没有下手。于是被王锁进米柜,活活饿死。最终世孙继位为王。影片是由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世子的死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不免是一场悲剧。很多时候父子关系也是如此,这里不过是帝王之家被无限放大。父亲的过高期望,儿子的不成熟,父子之间没有沟通,各自以自己的方式解决,却导致事态向无法控制的局面发展。说不清楚是谁的错。同时在影片当中看到中国文化的影子,可见中国文化魅力之大。影片发人深省,不妨一看。

      一直以来对韩国电影都颇有好感,这一部电影更是如此,首先,这确实可以说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家庭主题电影,我深有感触,我与爸爸也是交流障碍,有些情形颇像电影中描绘的那样,心中也有无限的怨念,但是比起思悼来自然是弱了很多。也正是因此,看这部电影我深有感触。
      原本并不是非常了解韩国影视(尽管喜欢韩国电影,但是自己本身对各种电影的观影量都不够),但是说句实话,本片中演员的演技绝对是一流,细节把握得非常好,特别喜欢刘亚仁,感觉要成他的脑残粉了呢。
      回到电影本身,电影采用插叙的方式向我们展现了一段不短又不长的故事,主人公是一位有追求且善良的世子和一位严苛且狠毒自私的王,即世子的父亲(我姑且这么认为吧,确实像影片中臣子窃窃私语时所说的,他很“毒”)。我先离开一下话题,最近一段时间不知是何缘故,变得愈发圣母心了,对一些人们咬牙切齿的人物我竟然还要帮他们说话,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变得开始从不同角度或者说站在另外的立场上考虑东西了,也许有人说这是一件好事,不过,如果我不小心站到了一个错误的立场,那不仅仅不利于我的立场,而且不利于绝大多数人的立场,那反而是一件透顶的坏事了。对待这部电影也是一样,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埋怨这位父亲,我企图通过各种理由为他的所作所为解释,并且,一切似乎合情合理,可是,“合情合理”的东西就一定是服务于“人”的吧,就一定是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东西吗?后来,我放弃了为这位父亲打圆场,并不是我的思维理屈词穷了,而是作为一个人,我觉得我有必要正义一点了,他确实是一个狠毒无情的父亲!影片中给人印象鲜明的是:在面对二选一的重大抉择时,世子的母亲选择了丈夫,世子的妻子选择了儿子,很荒谬吧,世子似乎被所有人抛弃了,尽管那是忍痛甚至可以说是为了顾全大局才抛弃的。
      这位王曾经有过试图让位于世子的想法,不过在我看来那纯粹是做样子给臣子和世子看,甚至是用自己虚伪的灵魂考验世子,后来他貌似妥协了,让世子先“实习”一下,自己听政,在此期间发生了一些搅乱父子关系的大事,当然是由于政事引起的,王也许是看到自己似乎不那么高高在上了,儿子的决断在自己看来或许是太聪明又或者是太愚蠢了,他不能忍受,他怒,他把一切怒气都撒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他的儿子便是他的垃圾桶。再往后,大妃娘娘做过一次试图废掉王改立世子的决定,不过“愚蠢的”世子跪在大雪中请求祖母收回成命,祖母为了保全自己的孙子,只得假称自己病后失言,随后便一命呜呼了,同时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细节,在很多年以后,王发现了自己儿子竟然还穿着内里丧服,他竟然误以为是为诅咒自己死掉的,这便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由此可见,世子为大妃娘娘甚至原来的中殿娘娘所服的丧太久太久,可见其真情之切。当然,后面突然冒出来的中殿娘娘就是一个婊子,完全不屑于骂她了。王也愈发看不上这个儿子,直到最后的一文不值,他在看到世孙那么可人的时候说到,自己那样的儿子居然能生出这么好的孙子,可见他是有多么恨自己的儿子。(世孙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为了让这个不知是非的爷爷开心,一直“逼迫”自己好好学习,自然是很出色,可是,事实上,他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可是他不能做下一个世子,不能像他父亲那样被王瞧不上。换个角度,王是不是看着自己儿子的儿子比自己的儿子出色而心生不满吗,也许他认为那是他的错误,他比不上别人了,而这个别人,是他的儿子。)
      在大妃娘娘去世之后,可以发现世子变得愈加堕落,也许,当一切变得毫无希望时,唯有堕亡可以选择。
      另外给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一直没有被扶正的世子的亲生母亲,她善良贤惠,是王的糟糠之妻,却不能在六十大寿的时候光明正大地被自己的儿孙行个四拜大礼。她同样也是一个悲剧。
      王曾经对世孙说:王并不是一直有权威,臣也不是一直效忠卖命。不知世孙是否再次读懂了王想表达的东西。王的无耻同样体现在其他方面,他怂恿大臣上奏废除世子之位(一般人做不出来这种事);还暗地找人诬蔑世子以利于自己除掉后者,最后将其杀人灭口;又娶个年轻的狐媚老婆做中殿娘娘,只图夜里握个手,或者还图自己貌似看起来还年轻,将自己的王位坐上个几百年几千年······
      影片高潮世子与王的内心对话似乎是说出了各自的心声,不过那是徒劳,世子还是死掉了,王又做了十几年(十年左右)的王。其中世子有一句话我印象比较深:是先有人才有学习和礼法,学习和礼法怎么能成为管制人的国家理念。然而又有什么用呢?就算他不是王,就算他们不是身居高位,难道就真的能和平相处吗,如果让我回答我断然会否定,因为父亲的期望永远无限高,儿子的行为永远离父亲的期望有那么一段距离,尤其是对于那种父亲。后来,这所谓的王在发现自己的儿子死在米柜里之后奏着凯旋乐回宫了,这样的结局是不幸的也是不可避免的。
       一味地批评这位王似乎也不对,他曾经为自己曾经乖巧的儿子亲手抄书也让人感动,可惜“好景不长”,我们在影片中也能发现世子的慈父情结——他在世孙出生之时为其画了一把扇子(后来这把扇子跟着世子一同进了米柜,被世子在生死关头用来接过尿,米柜中的他看到这把扇子是何样的悲哀,再后来,他自己的儿子也就是世孙登基做王之后,也用了这把扇子为自己母亲的六十大寿“庆舞”,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原来那把)。
       世孙后来做了王,怀着无限的悲痛······

韩国电影《思悼》根据一桩骇人的历史事件改编,朝鲜王朝第21位君主英祖(宋康昊饰演)将自己唯一的儿子,27岁的世子李煊(刘亚仁饰演)关在米柜之中,英祖亲手钉上了封箱的木板。八天后世子被活活饿死。

刘亚仁凭借这部电影中的表演成为了最年轻的青龙奖影帝。初一看觉得这故事太可怕了不敢看,但这几天这出人伦悲剧在我脑里挥之不去。我只好安慰自己封建王朝之中惨绝人寰的事件数不胜数,这部电影也只是以更具冲击力的的方式表现出来罢了。

尽管看之前已经通过不少影评对这个故事很熟悉了,看完仍然受到了极大的情感冲击,到最后还是泪如雨下。

### 弑父与弑子

影片伊始,在一个装饰奇异的山洞内,伴随一曲节奏紧张、人声有力而凄切的招魂曲,思悼世子在棺材中愤怒起身,在雨中提着刀领着武士冲向父王英祖所在的宫殿,看着英祖和另一人座谈的影子,窗外的世子不知为何最终没有下手。

次日,英祖命世子自刎,被追随世子的大臣们拦下,最后英祖则将世子关在米柜之中。接下来影片将父子往昔的回忆和这八日里景象交替呈现出来。

世子最终被逼死的原因非常复杂,影片没有简单地给出一个党派斗争或是父子猜忌的回答,更像一出希腊悲剧,层层剥茧,通过二十多年来世子的成长、父子关系的转变,将一个残酷的体系之中人性的扭曲、关系的畸形、个人的无力,直接残忍地展现出来。

### 最恨生在帝王家

思悼世子像宝玉一样在女人的疼爱中长大,生母、皇后、王祖母都很宠爱他,由此他成长为温柔的人,可是他也和宝玉一样有一个望子成龙、严厉而粗暴的父亲。

英祖痛失长子后,四十岁喜获世子,两岁对他进行帝王教育,严加管教,对他期望甚高,让十几个大臣辅佐他每日读书。

只是世子不喜欢读书,喜欢画画骑马射箭,甚至从小就没有政治敏感性,不愿意违心讨好父亲。十岁时,父亲问他一年中有多少次想念书,他说一两次吧,旁边大臣很是着急,世子坦然道:“我知道我的心如何想的”。

长大后在被废黜之际,大臣劝世子好歹在大王面前读书问安,装装样子,他更直言:“我不想如此活着,不,是不能如此活着。” 这样诚实而烂漫的性情,无法在残酷的权力斗争中生存。

和天性浪漫的世子不同,他的父亲英祖是一个暴戾多疑、反复无常的君主。他得位不正,对指摘都十分敏感,也因而勤于政事、心机极重。但也正是这种性格,让他从出身低微的次子成为一个大权在握的君主。

一次,英祖带着少年的世子走过宗庙,和他说:“帝王家是把儿女当作仇人来养的。”

世子不明白:“为子女的着想的心总归是一样的。”

英祖则数着各个祖宗牌位告诉他:“不一样。这里供奉着我父亲,他赐死了自己的夫人;这里供奉我的哥哥,世人都说我毒死了他而继位的。这里都是杀死兄侄保住社稷的君主啊。你懂了吗。”

对于英祖,普通人的仁慈、人伦之情他是早已斩断了的,早年在政治斗争中存活,而后王位之上战战兢兢多年,他早已成为了心如磐石的无情之人,非如此无以维护他的王位。

他不仅从没给过儿子笑脸,稍则训斥,更是随意践踏世子的自尊,真是更极端版的白嘉轩。让天性敏感而温柔的世子从小活在恐惧之中,很难想象在如此巨大精神压力之下,一个自主意识不允许存在的孩子如何能心理健康地长大。

有评论从精神分析的角度,认为英祖是有着强迫型人格障碍的人,非常执着于某些固定仪式,听到不吉的话立马要洗耳朵,进寝室前必要跨越焚烧的纸符,不喜之人绝不与喜欢之人同室,作凶喜事时出入的宫门也有严格规定。

因此不光是读书,英祖对世子平日细小的要求也十分严格,如对世子着装的挑剔,导致世子日后的精神疾病表现之一就是难以穿好衣服,甚至斩杀为他穿衣的内官。

### 父王和儿臣

儒家礼教下,君臣关系是先于父子的。儿子对于君王来说不仅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只是君王血脉和统治的延续的附属物。对儿子一切不近人情的所作所为,他自认为是合理正当的,哪怕生杀予夺也是他作为万人之上的君王享有的权力。

# 思悼。有评论认为英祖将儿子关入米缸也是他潜意识的体现,他痛恨儿子没有按照他的预期成长,最后要以将儿子困入方整的木箱,在身体上约束儿子来完成他的愿望。

英祖是一个矛盾的人,很难说他对世子的残忍到底是源于他对儿子的恨铁不成钢还是对权力的控制欲。

一方面,英祖放弃儿子是因为他认为儿子无用,不能驾驭宫中复杂而残酷的政治斗争,会断送三百年的宗族家业(其实更担心自己的血脉不能在王位延续吧)。

但是另一方面也是英祖也是极其嗜权的人。有一个评论说 “英祖想当一个好父亲,却更想当一个好君王;世子想当一个好君王,却更想当一个好儿子。”

英祖为了显示他并非弑兄夺权,屡次作戏要禅位于世子,大臣和世子只好陪他演戏让他收回成命。世子开始代理议政的时候,本来英祖应当教育世子如何处理朝廷事务,英祖却因失去权力而烦躁不已,屡屡干预世子行政,在朝廷随意斥责他,最终想干一番事业的志气青年只能成为父亲的傀儡而郁闷不已。

### 末路之人

敏感的世子在父亲的猜忌折磨和精神践踏之下变得无所适从。最终因为太后的死,父子彻底决裂,世子的精神也彻底崩溃了。

太后一向庇护世子,一次和英祖争吵时,英祖赌气说“不如废了我,让位给世子”,太后同意了。世子和百官都知道英祖并不想退位,世子只好长跪于殿前请求收回成命。事件最终发展为太后被迫收回允诺,继而去世。

在太后丧礼上,逼死太后的英祖还无耻虚伪地对世子说:“要是你接受王位,太后就不必死了。你这个假惺惺的人。”

在皇家斗争之中,聪明的人都知道故作姿态、明哲保身。世子被困米柜之时,世子的妻子和丈人都丝毫不敢求情,只为保世孙和家门平安。世子丧礼上世孙不愿意脱下丧服,她母亲狠狠地掴了他两巴掌:“你不当王以后怎么为父亲雪恨。” 目睹父亲被祖父逼死的世孙此后仍恭敬服侍英祖,不敢僭越,直至正式继承王位。

可是世子却不肯演戏。他痛恨父亲折磨自己、逼死给予他温暖和亲情的祖母,可是他无能为力,常年的积怨和精神压力让他彻底崩溃了。

他在东宫后院开凿山洞,近乎放肆地祭拜祖母,从不喝酒的他也开始酗酒,和劝阻他的侍从说:“这是酒吗。在我看来,这是我害死祖母的血泪。” 此后三年都着丧服,睡在棺材里,在山洞中和僧人、乐师玩乐。影片开头的招魂曲即是世子祭拜祖母让乐师奏唱的。

当他自暴自弃时,原本就对他失望透顶的父亲更是嫌恶他,企图让大臣上奏废掉世子。面对父亲的恶意中伤,世子愤怒质问父亲:“你是要把儿子逼成逆贼吗!” 而英祖无比厌恶地对他说:“你的存在就是谋逆。”

这句话摧毁了世子最后的理智,当他提刀前去父亲的宫殿时,已然走向了自己的末路。

### 理智的残忍

虽则英祖手段残忍,但他仍是一个理智的君王,他并非如商纣王施虐成性才杀害儿子的,他有足以让他无愧于心的理由:为了保住三百年的社稷。

世子企图谋逆,然而英祖却不能赐死他,因为根据法律,被赐死的是罪人,而罪人之子是不可以继承王位的。而英祖之所以能够决绝抛弃他唯一儿子,就是因为他还有一个更理想的继承人:世子之子,世孙。一个远比世子更符合他预期中的完美君王,聪慧好学,对祖父敬重顺从,更有着能成王的隐忍。

为了世孙能继承王位,世子只能自行了断而不能受刑罚而死。长大后继承王位的世孙在父亲墓前痛哭:“是我害死了父亲。如我不出生,岂会发生当日之事。”

被困的第三日,世子因幻觉慌乱中从木箱中逃出,被重新捉回加固的米柜中,重新盖上钉板前,世子的丈人把一把扇子放进米柜中:“殿下,想想未来吧。”

已神智不清的世子打开扇子,发现是当年世孙出生,世子给儿子画的青龙腾空,丈人把画作制成扇子,说要当世孙成王时献给他。

世子看着自己画的青龙,放声哭泣。或许是哀叹了自己必然被父亲抛弃的结局,或许是对残忍的帝王家族的愤恨,又或许他终得以接受这是他的悲剧命运。

### 迟到的理解

世子提刀去行刺父亲那个雨夜,房间中与英祖相对而坐的正是世孙。

因为英祖的嫌恶,世子因为无法给过继的母亲过花甲寿宴。自暴自弃之后,已患精神疾病的世子执意给生母过花甲寿宴,并要求世孙也行四拜礼,原本只能对王和王妃行四拜礼。

当晚,英祖问及跪拜礼之事,为何要对普通妃嫔行最高礼。

世孙回答:“即使王祖父不是王,我也可以对您行百拜、千拜。因为你是我的祖父。先有人才有礼,怎么可以是先有礼才有人呢。在跪拜那一刻,我看见了我父亲的心。”

在房间外听闻儿子的回答,世子仰头哭泣,放下了举起的刀,终没有杀死父亲。

影片直到此刻,看到世子被至亲之人践踏的一生,心中只觉得愤懑,但是听闻世孙的回答,我和世子一同哭了。

已陷入癫狂的世子,这一刻还是放下了仇恨,他一生追逐的父亲的认可而不得,但在此刻,他获得了儿子的爱和理解。

无论自己曾怎样被残忍的父亲蹂躏,世子依然保留着温柔的赤子之心,被逼着弑父的仇恨也只需要一点理解即可瞬间消融。

影片最后有一段父子的隔空对话。英祖讲述了自己对儿子从无比期待到失望的过程,始终没有丝毫歉意,只是说:“若我非君王,你不是君王之子,我们不会到如此地步。这是你我的命运。”

世子作了唯一一次对父亲的倾诉:“我不想要王位,不想要权力。追逐的唯有父亲一缕温柔的目光,一句温暖的关怀而已。”

英祖最终给世子写下谥号:思悼。“思念的思,悼念的悼。” 尽管英祖最后流露出了父亲的悲痛,我也能理解他处于这种扭曲的体制下的不得已,但我依然难以原谅这个可怕的父亲。

世子爱好舞刀骑射,世孙曾经看见父亲挽弓,先是瞄准靶子,正待放手之际,忽然目光闪动,竭力将箭投向天际,但世子的一生注定无法如此自由地飞翔。

世孙知道世子一生的愤懑和苦痛,也厌恶这种生活,但为了生存他学会地顺从讨好王祖父,顺利继承了王位,恢复了父亲的名号。在接受百官跪拜的那天,世孙想起当年同样在这宫殿前,思悼世子被关入米柜,自己想为父亲送一碗水而不得,不禁落泪。

在母亲寿宴上,世孙拿着那把思悼世子为他出生而作的扇子悲痛起舞,时而掩面而泣,如当年思悼世子在米柜中见到扇子时;时而作挽弓状,如同世子拉弓将箭肆意射向他到不了的远方。最终画面定格在世孙隐藏于扇后,他无法改变父亲悲剧的命运,唯有叹息而已。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澳门皇冠金沙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 思悼

关键词: